桃子蜜糖甜滋滋

咸鱼

枣糕废鱼:

“大概下一次相聚要很久以后了,所以 我想给你一个拥抱。”

这个节目cp是多么混乱

终于有小伙伴在评论里点出这图我想表达的了——

“爱是传递。”








(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从上到下捋一遍:
双北,白撒,魄魄,鬼鸥,晨鸥,双魏,大魏,嘎尾,何尔萌)

(拿到笔之后美滋滋,其中两张姿势有参考。)

[PhaBeam]U Had Me at Hello【一发完】

太甜了😭

大概是个幺蛾子:

可以当平行世界?


私设很多很多,极其少量MK【师生差点恋系列】


不能接受的就赶紧按叉叉


题记是Beam听的歌名 但是打了标点符号


不知道老师应该加什么尊称 好像是Khun 就用了


是十六周 但是其实和失控只搭上一丢丢边 【捂脸】


拜托了,不要和我谈逻辑和BUG QUQ


OOC我的 OOC我的 OOC我的


————————————————


       我喜欢你,胜过削好的水果、周末的零食、延后的死线、冰镇西瓜正中间的那一口、肆无忌惮的赖床和空调房里盖棉被的感觉,但我就是不敢告诉你。


                                                                                      ——题记


        


       数学老师正在尽职尽责地讲着双曲线,期末考试必考的考点之一,但是Beam毫无心思听,他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转着手里的原子笔,在看着Pha的后脑勺发呆,风穿过半开的透明窗户,调皮地把Pha后脑勺的一小撮头发吹起来,随之那一小撮头发又掉下去。


       


       Pha晃了晃脑袋,往后仰靠在了椅背上,发丝直凑在Beam鼻子下面,白衬衫因为用力被椅背压出挤到褶皱,能看到Pha里面穿的白背心,他昨天晚上洗头应该用的是柠檬青草味的洗发水。


       


       Beam咬着笔,忍不住用手指轻轻戳了戳Pha背后凸出来的肩胛骨,于是Pha就转过头来看他,墨色眸子里带着毫不掩饰的疑问,他指了指Pha头发上根本没翘起来的呆毛,挑挑眉毛,露出一个微笑,Pha撸撸自己后脑勺的头发,又转回去继续听数学老师讲上次小测的最后一道大题。


       


     “Phana”,Beam在演算纸上用原子笔一笔一划写下Pha的名字,又在旁边写下自己的名字,顿了顿,又在旁边写下Kit。


        


       


       Phana,Beam所在高中出名的学霸,大小考试基本上都是年级里的第一名,学习成绩好到几乎令所有老师都啧啧称赞, 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除了对他两个老铁之外的人都喜欢冷着脸,不太热爱社交。


       


       Beam对于Pha的描述除了成绩好长得好自己是他的后桌兼老铁之外,大概还有一条,那就是Pha是他暗恋的人。


       


       暗恋这件大事,简直愁怀了十七岁少年的心,“我喜欢你”这四个字每每都像冰可乐里的二氧化碳气泡,带着略微有些酸涩的味道,顺着玻璃瓶内壁一串串地往上冒,然后在即将冒出水面的那一刻破碎爆炸,又被Beam吞回肚子里去。


       


       


       喜欢一个人需要什么理由?


       


       


        大概是Beam被追问家庭时Pha说了一句别吵了给他解了围,又或者是Pha经常把数学作业借给自己抄,再或者是转学来的那天,他被安排坐在Pha后桌时,Pha转头对自己说的那句“你好。”和逆光里的抬眸太过于惊艳。反正Beam在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喜欢上了Pha。


       


       


        那喜欢一个人又是什么感觉呢?


       


       


       Beam笑嘻嘻地和Kit打趣新来的物理老师,“从来不认真听物理课的Kit竟然会在课上乖乖做笔记,是不是沉迷Khun’Ming的美色无法自拔了呀?”Kit竖起眉毛,“我没有,我就是想好好上课你有意见?”举起书包就要揍Beam。


      


       Beam一边逃跑,一边偷瞄走在Kit另一边的Pha,黄昏的光把他黑色的头发染成棕色,他手插在口袋里,翘着嘴角看炸毛的Kit,笑意顺着嘴角路过墨色眸子爬到眉梢上。一个箭步躲到Pha身后,手里抓着Pha腰侧的白衬衫,感受到细微的温暖从指尖传来,白衬衫还有洗衣粉的味道,微微踮起脚冲着Kit嘚瑟,“我有Pha爸爸撑腰!小Kitty你就承认吧你!”Pha于是也就顺势把Beam护在身后,任由他把腰间衬衫抓出褶皱,和他一块儿打趣Kit,看着Kit气急败坏地把书包往地上丢。


        


       


       高中三人都是做公车回家的,Pha长得高,自然就被BeamKit派去看每辆过来的车都是几路车,Beam和Kit人手拿着一根冰棍坐在公交车车站的椅子上,Kit看手机,Pha看车,Beam就一边舔冰棍一边看Pha。夕阳把Pha的影子拉得特别特别长,Pha喜欢单肩背着书包,他觉得这样比较帅,而Beam还是觉得双肩背包的Pha呆呆的比较帅。


        


       公车来了,Pha转头招呼Kit和Beam,Beam立刻把视线从Pha身上挪开,用脚踢了踢Kit的小腿,告诉他车来了,然后走过去把咬了一半的冰棍给Pha咬一口,打个Kit儿子只买了两根没给Pha爸爸买的小报告,接着就被追上来的Kit打了一下头。


       


        所以喜欢一个人大概总是忍不住偷看他,Beam在日记里堪堪落下几笔。





        


       刚刚狂野三人帮来了一场三对三篮球赛,当然是毫无悬念的赢了。Kit刚下场就急急忙忙拎着书包走了,他的物理作业又错了很多,Khun’Ming喊他一结束就去办公室。


        


       三人里最缺乏锻炼的就是Beam,所以现在最累的也是Beam,Pha看着汗水从Beam饱满的额头划到尖尖的下巴,他正坐在长椅上低着头喘气,Pha一手递给Beam一瓶矿泉水,另一只手攥着纸巾挠了挠耳后又摸了摸耳钉,纸巾始终递不出去,其实他想直接帮Beam擦汗,还想把这样湿漉漉的Beam藏起来,最后他故意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Beam果然一脸老铁你有纸巾为什么不给我张的表情,Pha于是顺其自然地掏出新的纸巾递给他。       


        


       有时候Pha自己都不懂,为什么递纸巾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还要设计一个套路让Beam自己钻进来。


       


       Beam是自己的后桌,也是自己的老铁。


       还有就是,他暗恋Beam。


     


       


       喜欢一个人需要什么理由呢?


 


       


       Pha到现在仍然记得Beam转学来的那天的情景,粗粗的剑眉却配一双桃花眼,眸子里带着笑,深邃得像装着星辰大海,黑色的顺毛乖巧地趴在脑袋上,风把白衬衫吹得鼓起来一圈,他转身,白皙纤长的手指握着粉笔却有些发抖,暴露了他的局促,在黑板上写下Beam四个字母,甚至都没有留下刺耳的划黑板的声音。


       


       大家好,我是新转学来的Beam。


       


       然后他成为了Pha的后桌,Kit的同桌。一见倾心,Pha甚至都控制不住自己在他坐下后便转过身去主动地一声问好,只不过还努力维持了一下自己的冰山脸。


        


        那喜欢一个人又是什么感觉呢?


        


       Pha自认为自己除了高智商,理科好,篮球打的好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优点,哦,还有腿长和长得好看,而最大的缺点是语文不好,经常在语文课上睡觉,不然为什么会连一句简单的“我喜欢你”都说不出?就连“今夜的月色好美”这样含蓄的喜欢都无法对Beam说出口一个字。


        


       Pha靠在椅背上,一边转笔一边听后座传来的平稳的呼吸声,他甚至能感受到Beam的鼻息喷在自己的背上。Pha调整了一下姿势,努力坐直,用190出头的高个挡住后面睡觉的Beam。目光还跟随老师的板书,心思早就随着风跑到八百里开外了,无意识地在书上写下上节数学课提到的曲线公式,又写下设x=Beam,则y=?,不用想也知道演算不出结果。


       


       所以这件事为什么不能像数学那样简单?以和Beam相遇的所有时间为横轴,Beam对我的喜欢程度为纵轴,作出坐标系上的曲线,就能得出什么时候程度会达到100%,他喜欢上我。


       


      


       喜欢大概是一件毫无逻辑可言的事,Pha在心里暗暗感叹了一波。


       


#




        小日子晃啊晃啊半年过去了,夏天来了,同时也意味着暑假来了。


        


        结束最后一门考试,其他同学都迫不及待地背起书包滚蛋回家。狂野三人帮慢悠悠地去小卖部溜达了一圈,天实在是太热了,他们一人拿了一瓶冰冰凉透心凉的波子汽水坐在空荡荡的阶梯教室里,Kit有话要和他们两个商量。


        


     “我暑假和想Khun’Ming一起去日本旅游,然后…我要和他告白,所以你们能不能和我一起去日本旅游?”


        


       校霸Kit说完竟然害羞地挠了挠头,眼睛飘来飘去都不敢看他们两个。Beam和Pha都被Kit这番话惊到,两人顿时大眼对小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真的,决定了吗?想好了吗?他比你大这么多诶!”


      


        Beam第一个恍过神,冲着Kit问了一句,满脸都写着不可置信。


       


     “他也就比我大六岁,哪有这么多?!…反正暑假过了就高三了,能成我就有个物理老师男朋友有助于我的学习,不能成我就好好念书,不再想东想西的。诶呀,烦死了!”


       


       Kit暴躁地踢了踢面前的椅子后背,好不容易被勇气压下去的不安又窜了出来。他一下子趴到课桌上,右脸贴着汽水的玻璃瓶试图冷静下来,再揉了揉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转头对着沉默的另外在两人。


      


     “你们说,他会答应吗?”


       


       Beam看着有些颓的Kit,眨巴眨巴眼睛也说不出什么鼓励的话,自己比Kit还怂,于是搂过他的肩膀如实回答,“不知道,但是我和Pha一直在。”Pha也走过来,把自己冰冰的波子汽水瓶贴到Kit左脸,“嗯,暑假我和Beam会和你一起去的。”


     


    “你们真是我的好老铁。”


      


       感动不过三秒,Beam默默把冰瓶子贴上了Kit后背,水汽在Kit背后的白衬衫上沁出一个瓶子的模样。


      


     “嗷,死Beam!!你特么!”Kit缩了缩脖子,“劳资今天不揍死你我就不叫Kit Kat!!”


      


       Beam迅速缩回作案的手,拿着瓶子就溜,Kit也立马追上去,Pha叹叹气,看着在教室里玩着二人转的Beamkit无可奈何,又掏出手机开始背单词。


       


       你说,他会答应吗?


      


       如果我带着我的一腔孤勇,告诉他,我喜欢他,从我见他的第一面就喜欢上了他,胜过削好的水果、周末的零食、延后的死线、冰镇西瓜正中间的那一口、肆无忌惮的赖床和空调房里盖棉被的感觉,他会答应吗?


      


        这个夏天,他们会知道答案吗?三个十七岁的少年各怀心事,是脱口而出还是藏在心里百转千回,喜欢是带着浓烈色彩的情感,是他伸手理了理前桌的发尾,还是他低头摸了摸喘气的人的脑袋,又或者是上课时候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熠熠生辉的他看,喜欢这件事,最后总是会失控的。


       


#


        还好三个人的家长都放着散养的态度,都是十七岁的小大人了,也该出去闯一闯了,更何况还有个老师。于是顺理成章地,四个人坐上飞机愉快地飞去日本了。


       


        


       美其名曰体验民俗风情,Kit在airbnb上订了民宿。


        


       那天晚上有烟花大会,Kit下午就拉着他的物理老师出去了,应该是要实施他的告白计划。Beam和Pha就没跟上去,而是呆在民宿里,晒晒太阳吃吃西瓜,虽然这对于旅游来说有些虚度光阴,可是惬意。


       


       天很热,Beam穿着男式和服坐在庭院里乘凉,Kit定的民宿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种着一株高大的椿树,晚上还能泡温泉。


        


       Pha穿着男式和服坐在庭院的另一边,Beam闭着眼睛,他就肆无忌惮地盯着Beam看,这是他平日里想做又很难做到的事。领口微微敞开,露出线条分明的锁骨,Beam一手拿着蒲扇扇着,一手撑着头,随风浮动的阴影投在他的眉眼上,他抿着唇角闭着眼睛带着耳机在听歌,长长的睫毛微微有些抖动,竟有几分沉浸下来的稳重与温柔。


         


      Pha扭头拿起放在一边的冰西瓜咬了一口,浅粉色的汁液顺着指缝留下来,甜,太甜了。Pha的视线不受控制地飘到Beam的身上,他好像有点睡着了,微微张着嘴巴,唇就和他刚刚咬了的西瓜囊一样红,不知道他的嘴唇尝起来是不是也像冰镇西瓜中间那口一样甜?


        


       少年心事也总是春。


        


       就像Pha曾经无法理解喜欢这件事的逻辑一样,鬼使神差地,Pha到Beam面前,木屐踏在木板上发出几声“啪塔啪塔”的声音,他手里还拿着那咬了一口的冰镇西瓜。


        


       如果他醒过来,我就递给他西瓜,如果他没醒过来,我就偷偷亲他一下。


  





        


      Beam其实没有睡着,但是他想要闭着眼睛,他其实也不太习惯和Pha独处,意识到自己喜欢Pha以后,他总是怕他的喜欢会偷偷从眼睛里漫出来,把他和Pha一并淹没,然后Pha丢下他一个人,逃离这片汪洋大海,从此相看两厌。


        


       耳机里放着的是一首中文歌,名字长得令人咂舌,外语给歌加分这件事简直全世界通用,Beam也逃脱不了,他很喜欢这个女声,刻意去查过歌词,大概是诉说词者的暗恋之情,更加简洁一点就是,“我喜欢你,但是我不敢告诉你。”  


       


       感觉自己简直就是曲中人,于是从此列入歌单。


       


       Beam闭着眼睛,他感受到Pha蹲在他旁边,好一会儿都没做出其他动作。然后他听到Pha的呼吸一点一点地靠近自己,最终停在了自己的脸颊旁边,接着又没动静了。


       


       他不是要对我恶作剧吧?


       Pha爸爸也只有在Kit和Beam面前会剥下天才少年高冷学霸的面具,笑得和傻子一样。Beam感觉到Pha又动了动,脸颊感受到了一个柔软的触感。


       


       Pha竟然偷!亲!了!他!


       


       


       喜欢,大概是忍不住偷瞄他,亦是想要正大光明地看他。


       


       突如其来的双箭头让Beam猝不及防,他猛然睁开眼睛,时间仿佛在刹那间禁止,风也停了,树也不摇晃了,蝉鸣也消失了,他的眼里只有Pha,也只放得下Pha,Pha实在是离他太近了,他觉得他眨眨眼,睫毛都能刷刷地碰到Pha的皮肤,他能清晰地看到Pha脸上微小的绒毛,被他吓到而整个呆住的表情。


       


       


       轰的一下,两个人都炸成了红色的蘑菇云,分别一下子往后退开,Pha慌张地后脑勺撞到门又发出巨大的一声响声,空气安静三秒,Pha突然笑出来。Beam怕他被撞傻了,连忙起身跑过去看他后脑勺,他听到Pha说。


     


     “你装睡的演技太差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Pha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腕,带着些手足无措,“我突然想试一试,万一呢?”


       


       然后他成功了。 


       


       Beam确认Pha没有被撞傻,立马松开了他,Pha又跌回地板上,发出咚的一声。


      


     “你套路我?” Beam皱眉质问道。


      


       Pha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把Beam拉到面前,紧紧地像要把他揉碎在怀里,下巴蹭着他头顶的发旋,“我喜欢你。”


       


       Beam没有反抗,咬着嘴唇,闷闷的声音从胸口传来,“你知道我在听什么歌吗?”


      


      “不知道。”


      


      “我喜欢你。”但我现在敢告诉你了。


        


        至于以后?管他的以后呢。





        “嗷,小Kitty,你告白成功了没啊?”


        


        “死Beam,他说等我考完大学,再考虑考虑。”  


        


        “啊…别难过了!Beam哥哥给你介绍好姑娘!”


        


        “你哪里来的好姑娘给他介绍?”


        


        “我靠,Pha爸爸,你怎么神出鬼没的啊?”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嗯?你们终于在一起了?”


        


        “????你怎么知道?”


        


        “拜托,你们两个人的眼神?我的天?也只有你们互相暗恋才看不出吧?”


        


         “……………………”


        


         “嗯?还不快谢谢Kit爸爸我?给你们俩创造了机会?”


        


         “滚蛋吧,不是你自己要告白!”


        


         “诶嘛,我不管,你们必须回报我!Khun’Ming是兰实工院毕业的,我也要考兰实!这个物理老师我要定了!Pha爸爸!”


        


         “我本来就想考兰实医学院,有爸爸在,嗯哼?”


        


         “那这个高三,一起努力吧。”


         


          这个夏天,你知道答案了吗?


           


          Yes,you had me at hello.




THE END


        





LISASNOW:

修了一张胡光平耗尽了修图力。。。